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万能教师穿越记 > 第27章 丁小姐的怀疑

第27章 丁小姐的怀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李大力一直在旁观,林诗诗和胖妇人都是老爷请来的贵客,作为一名忠心耿耿的丁家家丁,他当然不希望两人闹起来。对开口帮忙的钱宇,他是很感激的。现在听一个小丫头竟开口讥讽他,忍不住反驳:“谁说没用的,这种石头可以烧石灰,烧出的石灰过水后抹在墙上,既洁白干净,又防虫防裂,家家户户都用它!”丁家就有石灰窑,丁大力对这个倒是知道。
  “你……”嫣儿气哼哼的瞪了李大力一眼,石灰石的作用她怎么可能不知道,但若想借机挖苦人,只能说这东西的弱点啊,要是把优点也说出来,就变成夸人了。
  她没注意到的是,钱宇听李大力说完后,眼睛一下亮了起来,用石灰石烧石灰,他立刻想到一首诗,随即吟诵道: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烈火焚烧若等闲。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怎么样?”
  这是于谦的石灰吟,诗通过赞美石灰,表达作者的铮铮铁骨和坚强不屈,钱宇用在这,除应题应景外,还反击了嫣儿说他“又丑又硬”的话,可谓一举两得。
  嫣儿的脸色涨的通红,刚才她还讥讽钱宇不会作诗来着,现在可是赤裸裸的打脸啊!
  最震惊的还是林诗诗,她不像嫣儿年纪幼小,对诗的理解有限,嫣儿只认为钱宇的诗还算不错。但林诗诗却不一样,因为她一听这首诗,就知道此诗之经典,绝对可以流传千古,她自己可写不出来。
  她更震惊的是钱宇的才华,能在这么短时间做出这样一首诗,就算诗仙再生也不为过,要知道作诗除了文学功底,还要靠灵感,灵感可遇不可求。她不是没想过这诗是钱宇抄的,可她自幼接触诗词,却从未听过这首诗,再结合刚才的情景,分明是钱宇在嫣儿的讥讽和丁大力的话中,做出的一首应景诗。
  钱宇见自己随便搬出一首小诗,就让那个叽叽喳喳的小丫鬟住了嘴。看似文静,骨子里异常骄傲的林诗诗也被震的一愣一愣,心里那叫一个得意。
  留点时间让二女慢慢消化自己的绝世才华,钱宇转头看向胖妇人:“你是不是也不服?说出你的条件,在下喜欢以德服人。”
  胖妇人看钱宇一副独孤求败的拽样,忍不住哼道:“小郎君,会做诗在老娘面前可不管用,老娘生平最讨厌读书人。”
  钱宇疑惑:“为啥啊?”
  胖妇人:“你们读书人看似人模狗样,却一个比一个穷酸。在老娘店里大吃大喝,吃完不给钱不说,还非要做诗冲账。我呸,当老娘是院子里的姑娘么,会拿那着破诗当宝贝?”
  说完鄙夷的看了林诗诗一眼,仿佛在说,就你这小样,一首破诗就打发了,还敢跟老娘斗。
  林诗诗正沉浸在那首石灰吟中,没有注意胖妇人的脸色,她旁边的嫣儿却不愿意了,立刻瞪眼反击。
  钱宇没想到战火不知不觉竟烧到自己身上,别提多郁闷了,他脸色一黑:“好,既然您是厨娘,我有几个关于做饭的问题想请教一下。”
  见胖妇人一副你随便问的样子,钱宇开口道:“我最喜欢吃鸡了,叫花鸡、筒子鸡、香酥鸡、白斩鸡、手撕鸡……那你知道,鸡屁股上的肉为啥比鸡腿好吃?厨师的最高赞誉是‘鲜’,为什么鲜字左边是鱼,右边是羊?厨艺永无止境,厨师的路却有尽头,你知道厨师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?”
  看着胖厨娘在自己一个又一个问题下目瞪口呆,钱宇心里得意极了,他这些问题看似蕴含厨艺至理,仔细想想却虚无缥缈,根本没有标准答案。没有准备之下,肯定把人问懵圈,实在是耍嘴皮子的无上法宝。
  不只胖厨娘,连林诗诗也回过神来,死死盯着钱宇,眼睛里全是不敢相信,她对厨艺一道也非常精通,自信某些领域丝毫不差于京师大厨,可她却发现,钱宇的问题她也一个都答不上来。
  胖厨娘看钱宇的眼神忽然多了些光彩,以至于连态度都变了,刚才的各种不忿换成现在的微微讨好:“小郎君,你说这些老身都不怎么懂,老身有问题想问你……”
  钱宇立刻打断她,开玩笑,这可不能让她随便问,不然肯定露馅:“问我倒不是不行,不过这两天在丁府,你得尽力配合我,还有,你的问题我只答一个……”
  此时已是深秋,大多数鲜花都谢了颜色,只剩下金菊芬芳。众菊环绕间,几个皎丽的身影若隐若现,声音清脆甜美,正是禾穗,还有钱宇见过的丁心茹、丫鬟杏儿。
  禾穗拿着厚厚的一叠纸,对丁心茹道:“大小姐,这次为了你的生日,府内共采购猪肉五千三百四十一斤,鱼两千二百七十八斤,韭菜十车……共花费纹银三千六百四十八两五钱,本计划买的鸡肉由于在三里坡被抢走一部分,我加紧收购一些,勉强也够用了……”
  禾穗还要再说,却被丁心茹打断:“穗姐姐办事,我放心。还有,我早就说过不要叫我大小姐,你又不是丁家下人,叫我心茹就好。”
  禾穗摇摇头:“那可不行,当初若不是大小姐仗义援手,谷子他恐怕就……,在禾穗心中,大小姐永远是我的恩人,禾穗就算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,怎能乱了称谓?”
  一旁的杏儿笑道:“穗姐姐,你是我见过账做的最细的,丁府的管事比你都差远了,你既不愿改称谓,不如留在丁家做管事,怎么也比你在韵溪村过苦日子好吧!”
  禾穗叹了口气:“杏儿姑娘,以大小姐对我的恩情,我本该留在府里服侍,只是家弟年幼需要照料,等他安了家,我一定来丁府供大小姐差遣。”
  “那让小禾谷和你一起来不就行了?”杏儿刚想这么说,却住了嘴,这话她以前不止说了一遍,但以小禾谷的年纪,来丁府只能做家丁,小姐虽器重禾穗,却不能单独为她开后门,这是规矩。偏偏禾穗对她这个小弟极其爱护,自己怎么受苦受累都行,绝不会让小禾谷去做下人。
  话题到这已进行不下去,丁心茹沉默一会,忽然问:“那个叫钱宇的,昨晚不是答应会来吗?他人呢?”
  禾穗脸色有些尴尬,钱宇昨晚虽然已经答应,却以住不惯为由,拒绝了到丁家客房居住的请求,非要今早再过来,现在也不知跑哪去了。就连一向喜欢粘着自己的谷子也一反常态,跟着他到处瞎混。
  这事杏儿是知道的,和丁心茹简单说了,又忍不住哼道:“丁家他都住不惯,架子可真大。别人受小姐邀请,哪个不满怀感激、毕恭毕敬的前来?他以为自己是谁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小姐,简直不识抬举。也就小姐心善,不但不计前嫌,还再三竭力邀请。要是我,早让他哪凉快往哪去了。”
  谁知丁心茹却毫不在意:“这位钱公子能在那么短时间,就想到破解三道难题的方法,就连我都做不到。虽然不清楚他的来历,但观他言行举止,应该是很有学问的,这样的人恐怕身份不凡,怎会同意到丁家做个小小管事,之前的确是我疏忽了。”
  杏儿忍不住撇撇嘴:“小姐,要我说你还是太高看他了,那三道题虽难,却都和生意有关,姓钱的能答出来,只能说明他对商贾一事颇为精通。我大华朝士农工商,商贾地位最为低下,让他来咱们府做管事,我看还是抬举他呢!”
  经杏儿这么一说,丁心茹也有些动摇,忍不住问禾穗:“穗姐姐,你救钱公子的事,能不能和我详细说说,还有自从他到了你家,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?”
  禾穗知道丁心茹是想打探钱宇的来历,这事她问过钱宇,每次都被他巧妙的转移话题,所以她对钱宇也是一知半解,不过丁小姐问,她还是仔细的说了。当然,她对钱宇的认知只在来丁府之前,后面发生的事,小禾谷虽和她说了,但描述的极其简单,她也是一知半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